年年

(来自失踪人口的谢罪函&拜年信)

马上小年儿了,给大家拜个早年。

你们还好吗,在上班还是已经放假,等待着年终奖还是期末成绩?

其实早在元旦前就想这样与你聊聊天,无奈日子有它自己的想法,假期与加班总是相伴而生。我等啊等,终于等到这么一个空下来的周末。

说是年终总结也许已经名不属实,好在农历年还没过去,仍算是个辞旧迎新的节点。我不想把这里弄成严肃的思想汇报地,只是真的很想与你交换近况,像我们从前常做的那样。

去年今天我还完全是另一种样子,嘴上喊着不怕不怕,实际上战战兢兢等待着每一个明天,害怕命运会出示太过残酷的判决书。一年后的现在,当我想起彼时焦虑胆怯的样子,无法不去感慨,原来成...

失心

cp:双关

HE高亮,字数1.2w

正文贴了三张图,如果刷不出可以移步微博哦。


失心


tips:

1.大关的“选择性失明”其实在现实中有类似的案例。很久以前见过一篇报道,原谅我没去追溯真假。大体是说某女性视力一切正常但看不见自己的女儿,与女儿相关的一切物品也看不见云云。感兴趣的话可以求助搜索引擎。

2.文中一切治疗手段都是瞎扯,监控协议什么的纯属杜撰,如果(很可能)有什么地方违反心理生理学、民法刑法有关规定、人道主义精神……不管哪里不合适吧,提前道歉总是对的。

3.只是篇无脑恋爱文,逻辑漏洞难免,求不追究。

4.关于精神分析学的部分是靠谱的。


题外话:

这次...

《影》:这世上,什么是真的

“到底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?”

看完电影很长一段时间后,这个问题依然萦绕在我耳边,带着关晓彤式的嘶吼。那是个好问题,在我看来,那也是导演抛给所有人的问题。

真假,阴阳,虚实,黑白。被八卦图囊括进去的一切,构成了《影》的全部。

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,其实导演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。正如八卦这个简单至极又复杂至极的图案所展现的那样,黑与白你中有我,真与假我中有你。你看到的人,你做的事,你拿在手里的东西,也许下一秒就能向你表演阴阳相生,变成你完全不认识的样子。与从前截然相反的样子。

至钢变成至柔,至善变成至恶,至忠变成至逆,至傻变成至精,至柔又变回至烈。

这就是影子的故事。

一个浓缩成两小...

我知道大家都很爱我!
所以就算猜到是我也不会说的对不对!
这世上暂时没有壹壹!
快答应我!

双关大逃猜:

双关大逃猜马上就要开始啦!

lofter和同名微博联动发文,

集齐33位双关太太的国庆特别企划——

希望大家疯狂参加!!!

《长日将尽》:傍晚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

记忆是最狡猾的骗子,让我们时常活在自己构筑的幻梦里,一梦往往就是一生。

深夜,当长日已尽,对面住宅楼上已无一盏灯火。我读完《长日将尽》,抬头注视着琼脂一般凝固的夜色,一时间尚不能将自己从书中人物的躯体里抽离。感慨不能尽述,凝结在舌尖的只有这个颇显离题的想法:

记忆是最狡猾的骗子,骗不了别人,却能牢牢套住自己。

给出解释之前,请容我粗略地交待背景。

《长日将尽》的故事发生在英国,真实琐碎又连贯畅通,字里行间带着非迷人不能形容的英伦气质。

史蒂文斯是位称职又传统的管家,在英国贵族达林顿府任职三十年。从一战前到二战后,他亲眼见证了主家的鼎盛和衰败,也经历了自身职业、亲情和爱情的起落。

他...

我是你爸爸

Tips:

中华小助攻出没。

有少量非典型性带娃情节。

与原剧设定存在些微出入。


我是你爸爸


咳。

他立在接受检修的小面包车旁边,清清嗓子,以引起车底检修人员的注意。

关宏宇扭头,从地面与车底盘的缝隙里打量。锃光的鞋熟悉,盖在裤腿下的脚踝也熟悉,他瞅一眼就乐了。

哟,这不是关大教授,今儿怎么有空下凡视察工作。

关宏峰站着,重心通常分布在两脚中央,只有不自在的时候才会偏向左脚或者右脚,比如现在。

他重心偏移,险些没站住,顺势挪了两步落脚在关宏宇肩侧。

今天没课了。

哎哥,不对吧,我记得你今上午有四节大课连堂来着。

案例分析,我托周助教代班了。

关宏宇一...

年年雪里(下)

极乐番外,主双关


年年雪里(上)

年年雪里(下)


机场人很多,关宏宇恨不能找个罩子把他哥扣起来,否则老觉得明枪易躲,行色匆匆的旅人和毛手毛脚的孩子难防。

所幸赵馨诚就等在候机大厅进门不远处。兄弟俩赶到的时候,他已经跟周巡聊了有半个小时。

周巡看见复制粘贴加重叠效果的两个身影,心里不太是滋味。好在有情的不全是痴人,他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安排。

电光火石的心理建设闪过去,他冲俩人一扬手,表情自然得很,堪称滴水不漏。

“你们再不来,可就见不着老赵最后一面了。”

“呸呸呸!你丫会不会说话?”

赵馨诚犟犟鼻子,知道对方是故意玩笑,也就不以为意,转头对来人道:“关队,你们不用特地过...

年年雪里(上)

极乐番外,主双关,微量周关

番外与正文的甜虐程度通常成反比。—— 壹壹定律


年年雪里 (上)


我父亲第一次离家,是在一个冬季。

他说学校组织交流学习,在广袤的西伯利亚,一个生长寒流的地方。

那时他才十九二十岁,撒的谎漏洞百出,所幸,我那一向没正形的爸同样是十九二十岁。

所以他毫不怀疑我父亲的说辞,他只担心他会冷。天一落雪,他就家中深夜坐,想着远行人。

可父亲分明是去执行任务的,远在西南边陲,一个寒流到达不了的地方。

我爸不知情,只管等啊等,在漫天飞雪里等。我父亲就这么瞒着他,在无雪的地狱里九死一生。

他们共同煎熬了一整个冬天。

冬日结束的...

极乐救赎 《致飞飞的第一书》

一睁眼发现大惊喜,谢谢可爱的谋谋姐(づ ̄ 3 ̄)づ❤

谋谋姐的“姐姐夸”让我兜脸彻腮烧了好久,首先我得澄清一下,姐姐和大关的骚哆哩一样戴上滤镜啦。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好,极乐救赎的故事也没有,唯一当得起的是,我真的尽力了,这个故事也真的完整了。

很幸运能结识谋谋姐,我们俩常常隔着两块电子设备和漫长的网线,谈心、嬉闹、互相鼓励和无脑尖叫,战胜时差、延迟、年龄与成长经历的一切隔膜,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好友。大家说要感谢《极乐救赎》,其实我自己也要感谢它,没有它,我就不会认识你们,余生该失去多少同行的伙伴。

我们常会聊到心理话题,谈到人物的行为与动机,感谢谋谋姐愿意与我聊那些深沉甚至有点不愉快的话...

追读《极乐救赎》有感

三次元的朋友常说,我要拿写同人的劲头去创业,现在估计已经是业界翘楚。揶揄之言不可信,但我明白他们的婉劝。

可他们不了解的是,我埋头打字的确换不来腰缠万贯,却有更好更珍贵的收获。

心与心的理解共鸣,出自同一份爱的不言而喻的默契,风雨无阻的陪伴与鼓励……简而言之,始终与我同行的伙伴,就是我走这一趟所得最大的报偿。

昨晚阿水发来长评,我看完几句就觉得眼眶发烫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你说自己写得乱,我却觉得有什么所谓,凡是心意,都该珍藏。

更何况,我始终觉得大家的评论比我的正文要好得多,逻辑清晰,表意明确。难为大家被我隐晦的文字折磨那么久。

谢谢阿水把自己的哈姆雷特与我分享,我太贪心了,竟还想看到第二第三个第四...

1 / 18

© 壹壹 | Powered by LOFTER